空氣中一股徐徐的微風吹拂過臉龐,太子爺的麵容依舊是那樣英俊!

當他緩緩落下時,光腚的身體也有了很大的變化,原本的肥膘因為內力的蒸騰全部被燃燒為能量,使得太子爺第三次擁有了性感漂亮的鎖骨!

健美的身材雖然隻有三塊腹肌,但是卻也已經能讓所有姑娘們激動了!

總比以前那個水桶要豐富許多!

雖然水桶纔是最強,但冇有姑娘會認為太子爺在未來還需要有敵人!

眼前最大的敵人已經敗了!

祝小涼的身體已經摔落在地麵之上,周圍濃烈的白煙說明,她身體裡的五個人也已經徹底完蛋了!

趙小年眼眸看向那一堆白霧,也不由吐出一口濁氣來。

這一次真是驚險,麵對二百五十年的變態,自己這擁有七百年的底力居然差點都輸了!

不得不說,在武鬥方麵,自己的天賦絕對不是頂級的!

這點太子爺承認。

畢竟,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方麵,而太子爺更擅長的是……

那一堆身材豐滿,容顏靚麗的美女們!

“殿下!”

姑娘們激動了,她們圍了上來。

摟住曹豔,在她額頭親了一口!

這一次她功勞甚大,將人送上去給他蓄力,才能在關鍵時刻打贏王陸竹,否則,若是被王陸竹吸了,自己可就得萬劫不複了!

“殿下,結束了……”

“嗯……結束……”

忽然,眼眸一閃,趙小年不由一驚,轉過身去一看!

就見那白霧正在重新凝聚,一個猙獰的聲音再次響起!

“給我回來,我還冇有輸!給我組成六神合體!”

所有人看過去,不由震驚。

就見祝小涼的身體從地上飄起來,她人已經冇有了意識,可是卻被什麼力量拉扯在空中,竟然讓周圍的白氣重新向她彙聚過去。

這簡直是陰魂不散,讓人驚訝。

趙小年也不免緊鎖眉頭。

“徒兒,你真是意誌不堅啊,那也隻有這樣了!”

淡薄的白霧逐漸濃重起來,彷彿彙聚出了形狀,就聽那怨恨的聲音喊著:“我來組成頭部,小涼你做軀乾!你們給我變成手臂!你這條蛇給我組成腿部!”

在這一聲聲中,一個輪廓逐漸以祝小涼為中心,逐漸出現。

王陸竹的腦袋,馬決文和徐儒雄竟然變成了手臂,祝小涼成了軀乾,將他們連接起來,而下部分,由耶律黑風和巨蛇組成一個已經無法看成是腿部的腿部!

所有人都震驚了。還能如此!

“啊——”

一股黑風又要起來!

趙小娘眼眸一閃,大喊道:“他尚未成型,快,我要用天靈九閃,幸苦大夥了!”

姑娘們一聽,雖然有點難堪,但是也冇有半分猶豫,紛紛跪地喊道:“殿下,來吧,”

她身伸起脖子,已經準備好挨大嘴巴子了!

這時候也冇有什麼考慮的機會,趙小年果斷起手,九名姑娘堅定的獻出了自己的臉蛋!

啪啪啪啪……

此起彼伏的聲音宛如一陣慷慨激昂的音樂,太子爺內力迅速暴漲!

啊——

六神合體伸出手掌,又打了過來。

趙小年勇猛衝上,雙掌勁氣大爆發。

與此同時,地麵上的瓦礫間,陳道長忽然冒出頭來,痛苦的悶哼一聲。

“殿下,他現在已經是妖了,接我這五雷天心符!”

聽到此話,趙小年並冇有看向陳道長,淩空抓住他送來的符紙,掌力一吐,頓時劈裡啪啦,一道電光火石佈滿周身,彷彿一輛高速衝出的飛機一樣,直接撞向六神合體!

轟——

又是一道衝擊波,隨後便是狂風大作。

不——

在劇烈的慘叫聲中,天氣逐漸迴歸了平靜!

所有人不由看過去。

就見太子爺**的身體帶著點點金光,一道金色巨龍騰空而起,彷彿龍嘯九州!

被火焰包裹的六神合體在一片金光閃電當中灰飛煙滅!

自此,世間再無人妖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兩個月後……

京城已經恢複了平靜。

這一次事件讓大建損失慘重,半個京城淪為廢墟!

初冬的第一場雪也已經開始稀稀落落的下來了。

說起來,靠近長江的建安是很少能見到這番雪景的,但是今年是個例外。

災後重建的很快,在入冬前就已經將大部分房屋修繕,足夠讓老百姓過一個安穩的冬天了。

街道上,雪花飄舞,卻擋不住人們歡天喜地的心情,雖然太子爺打架搞的京城一半房屋倒塌,惹的大家抱怨,但是發來的救濟款和糧食還是讓大夥將怨氣咽回肚子裡去了。

街道上,一對士兵們舉著楊字的大旗,慷慨激昂的前進著,百姓們看到了便夾道歡迎,不乏有放鞭炮慶祝的。

“楊大將軍威武!皇上威武!大建威武!”

雖然苦戰兩個多月,但是東南的戰事終歸是平定了。

徐儒平及賬下五萬餘反賊被誅殺在東南的戰場之上,據說是皇上不留活口,故而,這一次軍隊迴歸,竟連一個囚車都冇有,甚至說,大將軍徐儒平的屍首也直接被丟棄在戰場上,也並冇有按照規製將他的人頭帶回。

坊間說,是因為新皇上怕皇後孃娘傷心才如此。

具體怎樣,百姓們無從得知,隻知道,太上皇和太皇太後在江州休養。

馬隊中間還有一輛華麗的車駕正在緩緩行駛,路邊的知情者紛紛交頭接耳。

當馬隊走到西華門的時候,這裡有一隊士兵正護送一輛馬車向出城的方向走去,當看到馬隊過來之時,他們主動讓行了。

馬車上的人兒微微打開車簾看了一眼。

那讓行的車馬上,一位俊俏的紅衣公子眼眸深紅,黯然的低著頭,當感覺到馬車上的人看著他時,公子抬頭看去,不由一怔,隨即抱拳。

女子微微點頭,輕抿笑意,隨即便向公子身後的馬車看去。

那馬車上,一雙蒼老的眼眸看到了女子,竟是一怔,隨即便狠狠拉住了車簾。

女子似有所悟,搖搖頭,微微一笑。

馬軍到了西華門,此刻,宮門口大小文武百官彙聚,禦林軍甲八百人護衛,已經在門口迎著了。

馬車並未停留,緩緩駛入了西華門,直入宮中。

車後文武百官彙聚成數排走路跟隨……

一路組成浩浩蕩蕩的隊伍足有一裡地之長,延綿不絕伸向大慶殿的廣場之上。

到了廣場門口時,馬車才緩緩停下,皇城裡內侍太監副總管李公公親自迎接,在不顧滿地雪花堆落,盈盈白雪成片,他跪的莊嚴,跪的豪氣。

在他一聲,奴才李德貴參見皇後孃孃的高呼聲中,無數人齊聲高呼:“皇後孃娘千歲千歲千千歲!”

冷玉嬋秀眉微微一翹,隨即一卷,似乎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,竟在此時,不由落下幾滴淚珠而。

不敢耽擱,她一邊擦去臉上的淚珠,一邊走出馬車。

呼——

一團淳樸的白氣自她嘴中吐出,像是鉛華美麗的花瓣而隨風飄散而去。

她眼眸看上一眼,周圍的廣場上早已經站滿了人。

“皇後孃娘,皇上吩咐,您一入京城,就請您直接來大慶殿,奴才已經準備好了,請您去偏殿沐浴更衣。”

“嗯,”

這有點誇張了,自己這沐浴更衣不得最少一兩個時辰?

讓這麼多的人就在這冰天雪地裡等著?

冷玉嬋受寵若驚。

踩著碎步子,快快到了偏殿,想著儘快準備。

倒是冇想到,事情比她想象的簡單,並冇有那種極致的排場,沐浴更衣倒更像是民間的方法,一個木桶裡撒了花瓣,十八名宮女伺候沐浴,實則就是匆匆的洗了個澡,而後由資深宮女負責梳妝打扮。這個步驟略長,但也並冇有那麼隆重,簡單的梳理之後,插入步搖和玉樹,將頭髮盤起,隨後帶上珠玉黃金的頭飾,隨即便開始穿戴鳳披。

不到一個時辰便已經梳妝完成,帝國新皇後姿態優雅的走向了大慶殿上。

此刻,周圍站滿了士兵和各路官員,所有人都鄭重的看著傾國傾城的皇後孃娘。

當來到大慶殿上之時,這裡同樣站滿了文武百官。

在那冠堂之上,冷玉嬋眼眸掃過眾人,都是那些熟悉的官員,六位內閣大臣都已經齊聚。

除了李桐,王廷艾,賀寬老大人以外,又有三位老大人榮登而來,這三位老大人同樣笑意融融,跟隨著眾人一起高喊:“皇後孃娘千歲千歲千千歲。”

冷玉嬋興中一陣激動,儀態優雅的步伐也放的更慢了。

她抬眸看向皇上。

記得當年,老皇上迎接皇後之時,可是直接下到了階梯之下,與眾位宰相大人並排在一起,看到徐皇後之時,激動的快步向前,拉住徐皇後的手!

那是多麼的感人至深,讓人激動。

但是,冷玉嬋並冇有在那裡看到新皇上的身影。

她抬眼向上看去。

此刻,大建新帝,國號太白,稱天聖皇帝,趙小年正坐在龍椅之上,威嚴的看著她。

後心一股涼意讓皇後孃娘差點走個趔趄,她規規矩矩走上前台,隨即將寬大的裙袍鋪在地毯上,身體優雅的跪倒在地,高呼:“臣妾冷玉嬋參見皇上,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皇後孃娘將高貴的額頭貼在地毯之上,良久……

趙小年眼眸掃過大殿每一處角落,隨後緩緩開口。

“我大建以武立國,眾卿也看到了,哪怕是皇後,也有平定亂黨之責,朕這江山,不求功蓋萬世,但求天下百姓安居樂業,臣民萬眾一心!”

“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趙小年喊道:“有了皇後,皇朝就圓滿了,今後,你們要流傳一句話!”

所有人都靜靜恭候皇上訓話。

“犯我大建者,雖遠必誅!”

犯我大建者雖遠必誅!

吼哈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全文完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