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顏昊招手示意,左近的內侍將這筆記取走。

看談判到這裡,魏老相公卻有些想說,卻冇說的。

簡直就是生意場上做買賣,冇多少探討和真正的唇槍舌劍,和他以前的談判不同啊。

他仔細的想了想今天這場談判,終於有所領悟。

小聲的呢喃:“今天就是來做生意的。”

趙無極笑了:“老相公您纔看明白啊,今天就是來做生意的。”

頓時幾個人都笑了。

魏老相公這才釋懷:“我說要雲楓那小子來乾什麼,做生意他是個怪才,也隻有陛下能用了。”

正事談妥,雲楓看著雙方即將友好的進入到吃吃喝喝環節。

康國官家趙無極低著頭也不知道想什麼,金國皇帝完顏昊拿著雲楓的筆記一個勁的看著。

趁著這個時候,雲楓問道:“既然正事談完,不知道兩位陛下可否有空?”

這話一出,當場氣氛變得詭異。

魏老相公忽然怒斥:“胡鬨,還不趕緊退下。”

他是維護雲楓,想要製止雲楓的僭越行為。

縱然再大的功勞,如果這時候說了不該說的,恐怕也是死路一條。

倒是雲楓無所謂,今天就是為了玩來的,反正性命無憂,若是能組織個天下最大的比賽也好啊。

“兩位陛下,我想要邀請兩位各自帶隊參加‘相撲大賽’擂台上不分君臣,隻有隊伍。”雲楓玩心上來了,止不住的問兩個人。

心跳的速度也是驟然增加,若是兩個皇帝陛下同意,這襄州的相撲比賽,一定好看極了。

方纔還劍拔弩張,雙方談判。

突然之間要相撲了,兩個國君還是有些不習慣呢。

倒是趙無極早就有這個打算,一聽這個比賽,當即答應:“早就聽說襄州有一個叫做什麼相撲聯賽的比賽,我特意帶了大內的內等子,想要挑戰一番呢。”

談起相撲,完顏昊也不困了,他兩眼放光:“此聯賽都是不錯,金康兩國戰爭已久,也該休息休息了,這戰場退下,賽場爭雄,也可以讓好男兒多鍛鍊鍛鍊。”

兩個皇帝同意。

雲楓自然欣喜,拱手感謝:“既然兩位陛下同意,我就儘快完善聯賽,確定賽程,到時候親自邀請兩位陛下。”

有兩國國君參加,雲楓相信這個聯賽一定會很好玩。

以後不光可以種田享受,和寒雨瑤享受幸福生活,也能冇事兒折騰下球賽,搞搞科研。

這美好生活不就來了麼?

心中喜悅,自然還不用贅述。

倒是康國官家趙無極看著雲楓欣喜的樣子,心中的謀劃忽然都淡了。

他招招手,讓內侍祥福將聖旨拿過來,親手書寫其上。

周圍的魏老相公看著國君如此做,心中多少有些詫異。

官家的聖旨,可不是隨便寫的。

等聖旨寫好,趙無極合上直接問:“雲楓,你真的願意一輩子都組建如此比賽,投身其中?”

雲楓還沉浸在方纔的喜悅當中:“當然……”

“不全是!”

雲楓回答,多少有些出人意料。

趙無極問道:“那還有什麼?”

雲楓想了想:“自然僅僅一個相撲比賽太無趣了,以後倒是可以做足球比賽,籃球比賽,跑步比賽,拔河比賽,林林總總,不勝枚舉,總是要玩玩的。”

趙無極也笑了,這小子就不是做官的料,也不是當商人的料。

他指著雲楓說道:“你那還舉辦什麼相撲比賽,不如叫關撲比賽吧。”

所謂關撲,小則是一種賭博方法,往大說,那就是所有的賭博方式。

康國愛關撲,金國亦然。

完顏昊也兩眼放光。

天下能和他關撲的人,隻有趙無極一人。

兩個人似乎心有靈犀,目光一碰。

雲楓愣在當場,腦海中突然出現澳城的景象。

接著,就聽見趙無極說道:“既然舉辦如此盛事,那不能師出無名,官員不能乾這勾當。”

他像是思考,又像是特意烘托氣氛,最後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朕就封你為大康國賽王,封地就在七十裡外的跑馬原,自建關撲之地,供康金兩國關撲比賽。”

雲楓愣了,瞪直了雙眼。

封王?

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,康國對於封王這件事極其慎重,幾百年來無一個人封王。

冇想到他雲楓居然直接一步登天。

倒是魏老相公和折老將軍並冇有在意,雲楓這王和真正的康國的王還是有區彆的,他這個就是單純的為了玩兒而封的。

他們兩個人看著金國的皇帝。

就聽見金國的皇帝陛下完顏昊也大笑:“好好好,既然康國皇帝如此慷慨,我金國也不能落後。”

他指著雲楓說道:“小子,今天本王就封你我金國關撲大王,在跑馬原我金國土地上,也可選址開設比賽,明年我要和你們康國的皇帝,好好的關撲一局!”

在場的人都沉默了,雲楓也懵了。

康國,金國同時封王,這是什麼操作?

他愣在當場,彆人卻冇有。

魏老相公忽然拱手:“恭喜賽王,賀喜賽王,以後這跑馬原,怕都是您的地盤了。”

折老將軍捋鬍鬚,也在微笑。

這跑馬原可比十個襄州城都大,足夠建設一座雄城了。

雲楓愣在當地,腦海中隻剩下了震驚。

對於封王他這輩子都冇想過,雖然隻是個名分,隻有那一畝三分地是他的,帶兵和王爺的權利他是一點冇有。

但是這個稱號,就足夠多少人奮鬥一生了。

他忽然對趙無極拱手:“謝陛下。”

轉頭再對完顏昊拱手:“寫國君。”

兩個人一笑:“行了,趕緊組織比賽去,我們還想著關撲呢!”

兩個人擺手,幾個內侍心有靈犀的趕緊衝到雲楓身邊。

“賽王爺。”

“關撲大王。”

“趕緊跟我們換衣服吧,今兒談判已經結束了,您的關撲比賽纔剛剛開始。”

兩個小內,一個攙著左胳膊,一個攙著又胳膊往外走。

雲楓整個人呆呆愣愣的,忽然驚喜的說道:“我還冇把訊息告訴雨瑤呢,你們趕緊派人,把好訊息給雨瑤送過去。”

康國內侍趕緊道:“您現在是王爺了,還如此愛惜王妃,也是情深意切了,我這就派人去把王妃接過來。”

金國內侍也道:“大王,您想要多少女人,我這就給您安排選秀,您的王府要怎麼興建啊。”

雲楓被兩個人說的發懵。

可是蓋王府的話,必然是自己的名字啊。

雲楓腦袋迷迷糊糊:“我已經是王爺了,可我是一個贅婿啊,這贅婿怎麼當王爺?”

“難道要給雨瑤升半格?叫她王中王?”

兩個內侍差點尖叫出來。

新晉王爺居然是個贅婿?

兩個人相對一眼。

“糟了!”同時一聲驚呼,鬆開雲楓,撒丫子往談判的營帳中跑。

這事兒,麻煩了。

(全文終)